首 页最新资讯伟德平台在线 》 正文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生态文明 美丽甘肃】


“最美草原”唱起动人牧歌
——走进大美祁连山系列报道之三



    被誉为最美的空中草原—康乐草原。




    游客在康乐草原景区拍照。




    祁连山山脉广袤无垠、水草丰茂。本栏图片均为本报记者 张铁梁 摄


    甘肃日报记者 马瑜 齐兴福 文洁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汉武帝派兵出击匈奴,夺取祁连山。匈奴人悲伤凄婉,作此歌慨叹!两汉时期的一首《匈奴歌》,道尽了祁连山在匈奴人心中不可撼动的地位。
    祁连山区林木葱茏,草原面积广阔,降水和冰雪融水滋润着山南山北的大片草原,特别适宜从事牧业生产,历史上匈奴、月氏、羌等各民族都曾在此放牧生息。如今这里依然生活着蒙古族、藏族、哈萨克族等多个少数民族。尤其是位于祁连山北部、河西走廊中段的大草原,由于夹杂在高大山系之间,再加上冰川融水的滋润和四季分明的气候,逐渐成为一片风调雨顺、水草丰美的大草原,成为我省独有的少数民族裕固族居住生活的地方。这就是著名的肃南大草原,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草原之一。
    这里不仅是马背民族的美丽家园,也是我省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所辖的重点区域。我省保护区总面积198.7万公顷,肃南段占了117.8万公顷。保护区内,肃南有草原1240多万亩,其中核心区有180万多亩,肃南对于保护区来说地位举足轻重。
    夏末秋初,本报记者专程来这里采访。
    黄金牧场景色醉人
    到达肃南县城时,恰逢肃南县64周年县庆的大喜日子。四面八方的牧民们早早地赶到县城庆祝,妇女们身着鲜艳的长袍,头戴喇叭形的红缨帽,男子们扎着大红腰带,手持民族乐器,聚集在大广场上唱起了大民歌,跳起了欢庆舞,一位女歌手深情地唱起了裕固族的民歌《家园》:我的家在很高很高的地方/马背上的人们能抚摸到月亮/我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温暖的帐房里儿女成长/当你从丝绸之路走/它会留住你的脚步/当你把祁连山遥望/它会牵引你的目光……歌声柔美细腻,清澈悠扬,将人们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引向了草原。
    “到肃南不去草原枉来肃南!”我们的心早已飞到了远方的草原。好在康乐大草原离县城不远,开车时间不长就到了。一望无际的康乐大草原,碧波万顷,绿意葱茏,五颜六色的鲜花,细细碎碎装点着草原。巍巍祁连山下,雪山与草原辉映、绿洲与戈壁共存,湖泊与湿地交融……真如一幅色彩明丽、质感十足的油画佳作。
    陪同采访的县委宣传部负责人是裕固族,说起肃南,她当起了义务宣传员:肃南因在肃州之南得名,因地域辽阔、地形特殊,又处于祁连山山地,构成了特殊的地理风貌。这里山势起伏磅礴,林木参天傲立,草原碧绿如毯,繁花美丽似锦,处处皆为奇异的风景,马蹄寺、冰沟丹霞、康乐草原、中华裕固风情走廊旅游景区等景区名扬四方,每到夏季,游人如织,成为避暑纳凉的好去处。
    裕固族人在大草原上生产劳作、在马背上纵横驰骋,创造了独具特色的裕固族文化。裕固族语言被文化部和国家民委列为“中国少数民族濒危语言保护工程”和“全国试点抢救保护项目”,裕固族民歌、服饰、婚俗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据介绍,肃南草原“夏日塔拉”,裕固族语意为“黄金牧场”。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确实给肃南人民带来了金色的回报。全县草原面积171万公顷,其中可利用草原142.2万公顷,面积大、类型多、草质好,理论载畜量120万个羊单位,为发展畜牧业经济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为我省牛羊产业大县和优质高山细毛羊基地。“富裕巩固”可谓实至名归!
    打响草原保卫战
    随着人类活动的急剧加速,经济活动过度频繁、旅游资源的无序利用、过度放牧引发的草场退化等问题,使肃南大草原的生态环境令人忧心。特别是在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无序探采矿,旅游、道路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植被破坏、水土流失问题以及超载超牧引起的局部地区草原生态系统退化问题十分严重。去年2月至3月,由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组成的中央环保督察组就此开展专项督查,并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通报。
    痛定思痛,马上整改!为了保护祁连山,为了保护牧民的家园,一场草原保卫战悄悄打响。
    中华裕固风情走廊旅游景区是肃南县的王牌景区,九排松、康隆寺、石窝会址等景点驰名中外,可是蜂拥而至的私家车、人满为患的游客接待中心曾给景区的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被列为整改的重点。如今这里的情况如何呢?
    记者在景区现场看到,私家车如今已难觅踪影,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游人统一乘坐旅游大巴车进入景区游览。景区内,进入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的道路、栈道等关口,都已设置了禁止游客进入的标识。
    景区负责人李克勇告诉记者,整改前,旅游旺季每天能清理两皮卡车的垃圾。现在景区里垃圾少多了,环卫工人的工作量大大减轻。
    据李克勇介绍,景区已全面拆除保护区缓冲区内占地面积1200平方米游客接待中心一座、80平方米悬空式接待房屋18间、95平方米生态小木屋3座、650平方米的拉马场管理用房及烧烤城2处、24平方米彩钢商铺门面8间,同时拆除舞台、滑索等设施设备和其他临建设施。
    接近中午,兰州游客杨云霞和孩子准备乘坐旅游大巴去景区外就餐。“游客要慢慢适应景区内游览、景区外吃住的旅游模式,毕竟保护生态环境高于一切。”杨云霞说。
    康乐镇巴音村境内的神麒矿业公司烧柳沟煤矿旧址,地处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缓冲区、试验区。记者在这里看到,人工种植的草地已是绿茸茸的一片,几乎看不到任何采煤的痕迹。当地国土所所长秦学红告诉记者,水泥碑旁边就是当时封闭的井口,去年县里对这片区域全面清理,并进行人工植被恢复,今年再次补播了披肩草,绿色的遮阴网用来提高草籽发芽率,保持水土……不久的将来,这里也将披上厚厚的“绿毯”。
    经过一年多的问题整改、生态修复,保护区内矿业权全部关停退出,旅游经营活动全部停止,草原超载超牧问题得到有效整治,实现了草畜平衡,喧嚣的草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草原牧民的新身份
    “建萍,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出发,记得拿上水壶!”
    在祁连山寺大隆保护站大桥管护站,今年3月新上任的生态管护员安建萍跟随护林员开始了一天的巡护工作。一路颠簸,终于到达管护责任区——多脊背,她要做的是宣传生态环境保护,查看草木生长情况,做好辖区内森林草原病虫害测报等工作。
    安建萍家住肃南县康乐镇德合隆村,世代以放牧为生。2017年底,安建萍一家四口搬出保护区的核心区。目前,肃南县有149户484名农牧民从核心区搬了出来,他们用另一种方式守护着自己热爱的这片草场。
    在肃南县红湾综合市场,妥雪梅经营着一家麻辣串串香店,她是最早一批从康乐镇大草滩村搬迁至县城的牧民。“搬出牧场后,丈夫在外跑运输,公公成了生态管护员,一家的收入和之前放牧相比差别不大。但搬出草原后,孩子上学,老人看病方便多了!”
    为确保农牧民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张掖市在生态保护、农牧民定居、草原奖补、公益林补助管护、精准扶贫、困难群众救助等政策集成创新方面大胆探索和实践,一户确定1名护林员,每人每年发放管护经费3万元;一户培训1名实用技能人员,确保每户有1人掌握实用技能技术,能靠手艺吃饭;一户扶持1项持续增收项目,支持搬迁农牧民发展舍饲养殖业、生态休闲农业、观光农业等;一户享受到一整套惠民政策措施,如房屋拆迁补偿费、住房补助金、生产生活方式转变补助资金等。据测算,农牧民迁出前人均可支配收入19398元,迁出后人均可支配收入可达到20145元,增加747元。
    像保护皮肤一样保护草原
    草原是肃南县面积最大的陆地生态系统,肃南县草原面积2677多万亩,在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共有草原1240多万亩。
    “草原对肃南特别特别重要。草原是肃南农牧民赖以生存的生产资料。草原还具有防风固沙、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吸尘降霾、固碳释氧、调节气候、维护生物多样性等重要功能。草原就是地球的‘皮肤’。”说起草原,肃南县草原工作站副站长祁晓梅有说不完的话题。
    1993年毕业于甘肃农业大学草原系的祁晓梅,走出校门后就一头扎进了肃南大草原,从未离开过。祁晓梅在肃南县城长大,小时候对草原没有一点概念,直到大学毕业分配到皇城畜牧站工作后,她对草原的热爱与日俱增。20多年来,她已离不开草原,也为家乡草原的保护和研究努力工作着。她告诉记者,肃南县基本草原面积大,草原类型多,有低地草甸、温性草原、高寒草甸、高寒草原等9个类型。自2011年草原生态保护补奖政策在肃南县实施以来,肃南县加大人工饲草料基地建设力度,每年完成人工种草10万亩以上,年储备优质牧草达9万吨。根据县草原站监测报告结果显示:草原生态保护禁牧区牧草平均高度从2012年的14厘米提高到2017年的19厘米,总盖度从2012年的65.5%提高到2017年的78.2%,优质丛生牧草比例上升到58%以上。此外在草原治理方面下了很大的气力,鼠虫害和植被裸露地的治理都取得了成效。
    在肃南县,不仅有祁晓梅这样的专业技术人员关注着草原,普通的干部群众和广大牧民也成为“草原卫士”。在肃南草原上,活跃着一支草原生态管护员队伍。204名草原生态管护员分布在全县的102个行政村,每村1至2名管护员。他们熟悉草原保护的政策法规,经常深入牧户家中清点饲草、牲畜数量,记录巡查台账、传递信息,进行草原普法宣传。他们懂民族语言、熟悉本村基本情况,常常用最贴近农牧民群众生产、生活的交流和管理方式,让每片草原都能得到维护。
    有一回,大河乡皂矾沟一带发生了爆发性的沙鼠鼠害,涉及面积达15万亩,县里请来了专家鉴定,全县所有的干部职工也发起了动员令,每人背着30斤重的药袋,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投药,前后花了一个多月时间,一天都未间断,在很短的时间里控制住了鼠害蔓延。
    在祁晓梅的眼里,肃南的草原是她见过的最好的草原,这份偏爱也让她在草原保护之路上越走越远。
    如今的肃南草原满目苍翠,绿草如茵,鲜花斗艳……祁晓梅说,草原又变回了记忆中的样子。